相关文章

南京企业铅字报的印刷史 编辑也是一行“苦力活”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bxywgs.com/

回忆上世纪八十年代,那是已过去的铅与火的办报年代。此时南京城里发行的社会报纸并不多,而企业铅字小报却多如雨后春笋般地创刊,一般四开四版,有报头有图片,五号或新五号字体,与现在的小报版面一样大,由企事业

回忆上世纪八十年代,那是已过去的铅与火的办报年代。此时南京城里发行的社会报纸并不多,而企业铅字小报却多如雨后春笋般地创刊,一般四开四版,有报头有图片,五号或新五号字体,与现在的小报版面一样大,由企事业单位创办发行。我当年参与中央门外国防工办734厂(已消失)紫金报编辑工作,曾与铅字共“舞”,如今回忆起来,却乐在其中。

铅字印刷。CFP图取消广播改办铅字小报

企业报,即由大型国有企事业或大集体企业自行创办的单位内部报纸,南京开始兴办企业报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。由于企业报主要为内部发行,参与办报的编辑记者,只要有一定写作基础,就能够办活企业小报,让本单位职工读者客观了解单位各方面动态,所以有条件的单位不甘落后,力争办好自家的报纸,一度时期企业报曾是企业的“一张脸面”。

提起办企业报,得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单位广播站说起。那时南京不少大单位有自己的内部广播站,与无线电台一样,每天三次播音。铁壳喇叭网线通往单位各处和职工宿舍区域内。由于靠近大喇叭居住职工长期忍受不住刺耳“噪音”的困扰,纷纷要求将喇叭移走。当时有线广播是各单位主要宣传工具。为了既不影响宣传又不发出“噪音”,单位创办一张铅字报纸,替代广播站,从而逐步取消了每天固定的三次播音。

企业报有专门的“报社编辑部”,由单位党委宣传部门直接管理,因属铅字排版的印刷报,所以“麻雀虽小”,但“五脏齐全”。条件好的“报社编辑部”设主编、副主编、各版面编辑记者等等。条件一般的也需设主编、副主编、各版面编辑兼记者,至少三五人。工作分工不分家,编辑们也会互相帮助。我一人一直负责三、四版的编辑工作,尝过了原始的条件下办铅字报的“酸甜苦辣”。

编辑的“两处办公点”

果不其然,我所在单位1983年创办企业报时找到了我,就是因为常看到我在报纸上发表稿子。作为有工时定额的工人,能进办公室“以工代干”当编辑,当然再好不过,我心中曾羡慕记者生涯。不管怎么说,我拿到了《记者证》,尽管是企业报,总算是记者了。然而我搞错了,当时办铅字企业报并非想象中的轻松“坐办公室”,工资与工人一样不说,按当时我们副总编的话:“你算被蒙上‘贼船’了,办报纸不比当工人轻松。”

记得,我们除了在编辑部写稿,印刷车间也是办公劳动的地方。我们办的是10天一期的“旬报”,但我们从组稿到修改,再到划版,另去买标题大号铅字,定做图片网纹版、锌版,每天不停到处跑腿,大多时间“泡”在印刷厂里。

要知道,单位小印刷厂,最烦就是报纸排版,要把一篇篇文章“犬牙交错”排在一个版面上,每期还要求安排竖排字的豆腐块,这样要求排得好看,不多动头脑多下功夫不行,编辑吃的苦只有自己知道。

标题铅字需外出购买

一般小印刷厂的铅字为五号四号体,有五号字宋体、楷体,可用于文章内容。但一号到三号标题的各种字体得到大印刷厂购买。因此被总编审改过稿子标题后,编辑立马要去购买标题字。

我那时上下班“跑月票”乘公交车,因此购买铅字的任务常落在我头上。我那时常到人民印刷厂或彩印厂买标题字,但有时买标题铅字并非一帆风顺,缺两三个铅字是常事。于是就得多跑几家,真正买不到,那只好找关系托人到南京日报印刷厂购买。

标题铅字定下来后,本不可随便更改的。我们那时办企业报最怕领导再次更改标题字,一旦更改标题,不仅浪费了购买铅字费用,还得再派编辑重复跑腿。然而,办报途中改标题的情况却常发生,难避免的事。主要是一版的新闻标题。上级对每一期报纸一版很关注,除了审稿审标题外,有时还要亲自看版面清样。一旦经过细推敲后发现不妥,内容有大的更改,小编就得重新去买标题铅字。

同一报纸内容不同

同一天报纸,各版内容、图片、标题皆应一样,无可厚非。不过我们办的企业报,在特殊情况下,也会偶尔“特事特办”,出现一报不同标题、一报不同内容或一报不同配图现象。

那时,我们企业报的通讯员队伍近百名,有的是支部书记中层干部兼任。来稿往往会出现这种情况:要么不来,我们自己去采写;要么一来都来,只能采用很少篇。编辑是小科员,不给谁登,谁就会有意见。我们只好把“难题”交给主编,身为宣传部长的主编,往往也怕“得罪”中层干部,只好指示我们择优采用,叫编辑看着办。因为来稿质量太差,更谈不上新闻“五要素”。编辑得上门或打电话询问补充材料,最后还不如自己直接去重新采写,到时落款的是通讯员一人,编辑只能“甘为他人做嫁衣”。

我们还出版过“同一版面不同标题”,“同一版面不同图案”或“同一版面不同新闻图”的办报“创意”,可谓当年办企业报的“奇迹”了。

网罗天下